天津华尔金贵金属交易市场

行业资讯

降准很可能暂时搁置留作以后再用

来源:天津华尔金贵金属交易场    

  美联储决定将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1.75%到2.00%的目标区间。与此同时,中国也进入到了年中“钱紧”时段。从历史上看,年中流动性供求矛盾比较突出,货币市场容易出现较大波动。不仅6月国内将有近5000亿MLF到期,而且各银行还要应对银监会对其的中期考核,金融机构整体在收紧货币的时段。

  为了应对正在发生的“钱荒”问题,6月初央行通过MLF(中期借贷便利)工具,向市场投放了4630亿资金,这是5月份投放量的3倍,如果扣除掉到期回收的量,那么当日净投放是2035亿元。但问题是央行净投放的这点钱,对于市场而言乃是杯水车薪。如今美联储决定加息,国内央行将面临两难选择,是紧跟美联储一起加息呢?还是继续实行降准,以缓解国内的“钱荒问题”?

  倘若紧随美国一起加息,那么人民币汇率肯定是稳住了,但是国内钱荒问题会持续恶化。但如果选择先解决“钱荒”问题,通过定向降准来释放流动性,那么短期的人民币汇率将会受到震荡。

  对此,我们认为尽管现在银行存贷款的基准利率处于历史低位,但是央行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不大:其一,加息工具对市场的信号太强烈。央行最大的可能性是同步小幅上调MLF或逆回购利率5-10基点以示反映,因为通过货币工具对市场的负作用小,而且还便于灵活调整。其二,目前我国物价涨势温和可控,没有超过3%,似乎表示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没这必要。数据显示,今年5月CPI环比下降0.2%,同比上涨1.8%,涨幅与上个月持平。PPI环比上涨0.4%,同比上涨4.1%,涨幅比上个月扩大0.7个百分点,为近4个月高点。其三, 经过了十几年的光阴,现在地方政府加杠杆、企业加杠杆(特别是开发商)、居民加杠杆,中国国内的债务率已经很高,如果央行上调存贷款利率,那么各负债率高的部门恐怕都承担不起利息的支出。特别是企业和居民很可能出现大面积违约现象。

  而面对钱荒现象出现,央行今年6月份再选择降准的可能性也不大:一方面4月底刚刚降过准,现在效果有待观察,所以短期内不可能降准。此外,6月初MLF推出,以及央行扩大了MLF担保的范围,是意图将MLF取代降准,下半年有可能会降准,但是要到经济形势比较严峻的时候加,要为未来政策留出空间。

  另一方面,在房地产调控的大背景下,频繁降准会给市场一个“放水”的预期,这是央行所不愿意看到的。自5月初开始,全国有超过40个城市发布调控政策,当月累计多达50次。而与此同时,部分三四线城市房价还在快速上涨,央行肯定不会在这个时间段动用降准工具来给市场一个货币政策要松绑的错误信号。

  此外,今年4月,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国家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资管新规旨在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去杠杆成为2018年上半年最重要的话题,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不可能出现货币政策过松的情况。

  美联储加息,国内钱荒现象双双出现,央行应会如何应对呢?在美联储加息的同时,我国央行也会上调MLF利率。而鉴于6月份MLF有5000亿到期,第三季度又有一万亿到期,届时央行可通过发行略高于到期金额的MLF来冲抵已到期资金,以确保市场流动性稳定。对于降准工具使用,很可能被暂时搁置起来,留作以后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