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华尔金贵金属交易市场

政策法规

金融防风险与稳增长平衡难度提高

来源:天津华尔金贵金属交易场    

  2018年以来,国际金融货币环境延续趋紧态势,全球资本市场波动程度加大。2月2日,美国市场遭遇“黑色星期五”——股债双双暴跌:道琼斯指数跌幅达2.54%,为2016年6月份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美国10年期基准国债收益率一度升至2.85%,创2014年1月以来盘中新高。2月5日,美股再度暴跌,道琼斯指数大跌4.6%,跌逾1000点,创美股史上最大单日跌幅。欧洲和亚太股市同样遭受波及。受国际金融市场动荡的影响,我国股市大幅调整,上证综指在1月底2月初连续10个交易日内,跌幅达到12%,下挫400多点,引起社会广泛关注,部分研究观点甚至担忧呈现金融危机前兆。

  一季度,国际货币政策继续向正常化方向回归,我国金融监管力度增强。金融货币环境变化将给经济运行带来以下影响,一是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可能加大全球金融市场波动性,影响国内金融稳定。在全球长期通胀率和生产率发生结构性改变等背景下,发达国家货币政策过快收紧将抬升长期利率,对全球宏观经济和资产价格产生较大影响。

  一季度以来,全球金融政策趋紧的外溢效应叠加国内金融去杠杆操作导致国内股市、债市等金融市场大幅波动。二是我国将防范金融风险作为三大攻坚战之首,加强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建设。在防风险、去杠杆政策组合拳的作用下,从2017年四季度开始,中国的宏观杠杆率已有所下降,金融体系内部杠杆控制也初见成效。一季度,金融“双支柱”政策将推动杠杆率继续下降,我国能够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三是在金融强监管背景下,央行将综合运用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CRA)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补充流动性,创造适宜经济去杠杆和提质增效的流动性环境。预计市场利率中枢将有所下行,M2增速将略有回升但仍将保持个位数,社会融资规模的结构性调整仍将持续。四是金融去杠杆短期内可能导致信用环境整体趋紧、抬高融资成本。

  一方面,房地产融资、PPP、特色小镇等融资需求在银行通道业务被封堵,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已经趋冷的房地产领域投资;另一方面,控制居民杠杆率过快增长的监管导向将使银行对于个人住房贷款的发放更为谨慎,对居民购房和房地产市场销售造成影响。因此,未来准确把握防风险和稳增长的平衡点,在降低杠杆率的同时保证实体经济发展、资本市场健康运行、房地产平稳发展、金融体系合理运转、避免政策叠加的负面影响成为宏观调控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