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华尔金贵金属交易市场

财经新闻

美国恐怖CPI乌云盖顶,欧英日政治风波难救美元命

来源:天津华尔金贵金属交易场    

  美元指数在周一(3月12日)走势纠结,90整数关口失而复得又得而复失,与此同时,现货黄金价格也在一度探底至1315美元之后又V字形反弹,拉升近10美元。在上周五美国2月非农就业数据意外显示薪资增速放缓之后,投资者对于周二(3月13日)稍后即将出炉的2月美国消费物价数据也持有相当疑虑,并因而开始担心近期系列数据会导致美联储在下周的会议上意外放软措辞,于是市场做多美元的动能仍然欠缺。

  与此同时,市场风险情绪在周一也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虽然,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在“贸易战”中作出了明显退让,令市场稍稍缓解了紧绷情绪,并且国会共和党人在迟迟找不到证据之后也放弃了对“通俄门”的进一步调查,与此同时,朝鲜半岛问题则继续朝着柳暗花明的方向进展,但如此乐观情绪在日本和欧洲证据风波面前却只是昙花一现。“森友学院”丑闻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财相麻生太郎同时陷入窘境,与此同时,意大利大选后,得票前三的党派都表示无意与其他任意一方联合组阁,这令欧元区前景更不可测。

  非农薪资暗示美国通胀走高或是昙花一现,鲍威尔下周要放鸽?

  美联储当前已经再度进入了“噤声期”,而下周三(3月21日)的会议则是新主席鲍威尔的处子秀,会后新闻发布会上美联储新掌门的讲话很可能便会为未来四年的政策周期定下基调,因而提前收到了各界瞩目。而眼下,能够左右美联储最终决策措辞的,显然就是当下的各项美国经济数据。

  上周五发布的美国2月非农就业数据从表面上来看,确实趋向全面乐观。2月美国就业人数增幅超过30万,创“特朗普时代”开启以来之最,同时失业率维持在4.1%的低位,而全社会就业参与率也出现回升。但这却难以推动美元汇率持续走强,原因在于薪资分项数据在1月出现短暂抬头之后又再度回落,这可能波及到2月份的物价通胀数据也出现停止或回落。

  之前1月份美国就业薪资和消费物价升幅意外高于预期的状况,曾在金融市场上引发一场地震,令投资者押注美国通胀抬头势不可当,并将倒逼美联储加速加息。但当时即有有识之士指出,之前薪资增长加速只不过是因为美国多个地方政府在2017年末集体提高了最低法定工资水平所带来的错觉。而果真如期所言,到了2月份,薪资状况就已经原型毕露。

  而鉴于薪酬水平通常对消费物价指数(CPI)表现有传递效应,并且1月份两项数据之间的关联也佐证了这一点,这使得投资者在周二美国2月CPI数据出路前情绪格外谨慎。之前一年间,美国持续低迷通胀表现与向好的经济就业状况脱节的状况,已经令许多投资者感到困惑不已。而时任的美联储主席耶伦则以“通胀迟早会抬头”为由仍然在2017年全年加息三次,已经引起了不小的质疑,如果当下的数据显示美国通胀率再度被打回2%以下区间,那么美联储新领导层能否在2018年坚持每个季度都加息,便非常可能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特朗普“通俄门”虽解围,安倍再陷丑闻却让美元兑日元“伤不起”

  而与此同时,市场目光还聚焦在了全球主要经济体的政局动向上。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来说,本周一无疑是值得庆贺的一天,当天,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共和党人表示,未发现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与俄罗斯勾结的相关证据,并呼吁立刻停止相关调查。这对于此前一直因此焦头烂额的特朗普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利好。

  而在刚刚过去的周末,通过在钢铁关税问题上留出更多的“豁免权”空间,特朗普也已经成功地在震慑主要贸易对手的同时,又给自己找到了台阶下。而他在朝鲜半岛局势问题上取得的重大进展,也足以自吹自擂一番,外加上之前大幅向好的非农就业数据,以及“税改”的成果,都让特朗普信心满满,迫不及待地放眼在2020年的连任前景。在此乐观预期下,此前一度因为担心美国政策不确定性而走高的美债收益率也在周一显著回落。

  不过,特朗普所面对的乐观情绪,却仍难以抵消全球其他地区负面地缘事件的冲击。刚刚在去年大选中再度赢得了连任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眼下便再度被丑闻缠身,和他一同“陪绑”的还有财务大臣麻生太郎。之前,安倍晋三的“关系户”森友学院涉嫌违规拿地的丑闻遭到了反对党议员旧账重翻,而更糟糕的是,日本财政部此后还被迫承认,相关交易文件的内容遭到了篡改,矛头直指财相麻生太郎。

  反对党议员此前在周日(3月11日)已表示,如果麻生太郎证实政府篡改了文件,他必须承担责任。分析人士因此认为,麻生太郎可能会为此事辞职,而如果麻生辞职,那安倍内阁将岌岌可危,麻生太郎的辞职,会比先前相对较资浅阁员下台的杀伤力要大得多,政策议程的大部分动力也将面临危险。

  同时,这个丑闻将使安倍更难在今年秋天赢得自民党领导人的第三任期。于是“安倍经济学”何去何从也再度面临十字路口式的抉择,这让上周日本央行提名鸽派新领导层,安倍的干将黑田东彦也破格留任对美元兑日元汇价的提振再度变得无足轻重。作为避险系货币,日夜本身就会因为其本国的负面政治经济事件面临升值压力,而安倍经济学前景堪忧的状况则更令看多日元的投机资金跑步入场。

  而在特朗普此前“豁免”了许多贸易伙伴国之后,其贸易战的炮口主要瞄向欧盟和日本之状况,已经是路人皆知,在此状况下日元再度面临升值压力,会让已经再度风雨飘摇的安倍内阁更加头疼不已。日本股市也在周二路线显著低开

  而同样,欧洲方面也未见太过明朗的局势前景。在意大利大选已经过去近10天之后,新政府的组建行动仍旧八字未见一撇,得票数前三得政党联盟——中右翼联盟、五星运动和原先执政得中左翼联盟都通过各种渠道放眼无意与其他两方中的任意一方组建新的联合政府,这意味着该国巨大的政治不确定性并未随着大选的落幕而告终,此状况显然遏制了美元再度弱势下欧元的反弹幅度。

  同样,英国脱欧前景也正卡在要命的“北爱尔兰陆地边界”问题上止步不前,在脱欧最终期限倒计时一周年之际很快即将来临之际,英国民众和投资者的失望情绪都正在进一步溢于言表,与之相关的不确定性缓解,或许也已经成为了下一只市场“黑天鹅”的孵化场。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表示,加拿大得到美国高关税豁免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无关,但加方愿意继续推动谈判。专家表示,即便没有来自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潜在波动,加元可能也是一个输家。若加拿大央行看起来加息低于预期,加元将进一步下跌。贸易风险及加拿大央行风险都会影响加元。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失败的风险很高,加元兑美元或出现两位数下跌,因美国的贸易关系占加拿大出口的70%。

  加关税豁免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无关

  当地时间周一(3月12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表示,加拿大得到美国高关税豁免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无关,但加方愿意继续推动谈判。

  他还表示,特朗普对加拿大的关税豁免并不是“不可思议的优惠”。实际上,美国对加拿大征收关税对美国的伤害几乎跟加拿大一样多。“加拿大和美国数百万个工作岗位取决于贸易的持续平稳流动。”

  上周,特朗普豁免了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关税。此前,特朗普宣布对钢材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然而,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关税豁免只是暂时的,取决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变化能否让特朗普满意。特朗普三番两次威胁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除非加拿大、美国和墨西哥能达成更加符合美国利益的协议。

  特鲁多还表示,他愿意与美国共同拿出更有力的解决方法。“加方已经提出一些很有力的反倾销措施,其中一些是全球最强硬的。但我愿意与美国进一步合作。”

  为了平息对特朗普征收关税的担忧,特鲁多开启了加拿大钢厂和铝生产制造企业的参观之旅。加拿大是美国最大的钢材和铝供应国。

  特鲁多3月12日在加拿大广播中表示,“我们知道,这位美国总统有不可预测的时刻,重要的是证明我们会打消工人的疑虑。”

  其它国家可能最终也会得到特朗普关税豁免。特朗普签署关税时,他邀请其它国家为他们自己的情况辩护。到目前为止,美国还未明确是否豁免两大盟友日本和欧盟。

  3月12日,特朗普打开与欧盟协商的大门,宣布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将与欧盟代表谈判。上周五(3月9日),特朗普表示准备好豁免澳大利亚。其它国家,比如日本、韩国和巴西也要求相似的待遇。

  即便没有贸易问题,加元也面临进一步下跌风险

  即便没有来自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潜在波动,加元可能也是一个输家。

  道明证券北美外汇策略主管Mark McCormick表示,“无论从全球宏观层面还是地方层面的贸易风险,加元都是风险最大的。在美联储之外,市场预计加拿大央行是今年G10中最激进的央行。”

  若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国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上的谈判失败,加元和墨西哥比索兑美元无疑都会下跌。但与此同时,与墨西哥比索相比,加元跌幅会更大。

  McCormick表示,“过去两年,加拿大经济该增长的已经增长,如今一切都开始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而按照长期的公允价值模型,墨西哥比索真的很便宜。加元真的很贵。”

  加拿大和墨西哥暂时得到特朗普关税豁免。McCormick表示,“上周五,这为加元提供了些许短暂的上扬。我想补充一点,如果失败了,这是加拿大GDP的20%,更不用说美国的贸易关系占加拿大出口的70%。加拿大经济增长的1/5来自于美国的贸易。”

  即便没有来自贸易叛徒的波动,如果加拿大央行加息看起来可能低于预期,加元也会进一步下跌。

  上周,加拿大央行维持利率不变,但市场预计其下个月将再次加息。然而,一些策略师表示市场或许对加拿大央行的预期过高,加元则借着美联储预期的加息周期高升。

  McCormick 指出,“对于加元,真正的风险在于市场持续预期加拿大央行更多的加息。他们对加拿大经济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他们使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风险作为掩护。”

  2017年,加拿大经济增长3%,但强劲的经济增速在下半年放缓。去年四季度,加拿大经济增长仅为1.7%。

  上周在宣布货币政策决定时,加拿大央行表示,全球经济增长依然稳固,美国减税将促进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长,但“贸易政策仍是全球及加拿大经济前景一个重要的不确定性来源”。

  美银美林G10货币策略师兰多尔(Ben Randol)表示,加拿大央行4月加息的概率接近50%,直到今年年底预计还有2.5次加息。与此同时,预计美联储今年加息3次,市场正在考虑美联储加息4次的可能性。

  “我们依然认为,美元兑加元有很大的上行风险,加元相对G10货币表现会差很多。我们预计,如果未来两年加拿大央行与美联储步调保持一致,美国和加拿大不会有重大的货币分歧。这很重要。加拿大央行和美联储行动步调一致支持美元兑加元窄幅波动,鉴于两国的利率差依然是两国中期汇率的主要驱动因素。”

  兰多尔表示,风险已大幅增加。“与我们二季度1.27的预测相比,进一步上调是合理的。我们最大的担忧是,围绕贸易和投资环境的不确定性导致流入加拿大的资金短缺,加拿大贸易逆差巨大。”

  周一,美元兑加元报1.28。兰多尔表示,如果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失败,将意味着加元兑美元两位数下跌。McCormick则表示,加元将立即跌至1.35/1.40水平。

  兰多尔认为,即便没有贸易的考量,加拿大央行或许也该开始考虑资本流入减弱,以及货币调整,这或许会导致加息次数低于预期。这将意味着加元兑美元下跌。

  今年迄今为止,美元兑加元升值2%,但美元兑墨西哥比索在2017年初级峰值后走低。

  McCormick表示,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失败,墨西哥将承担更大的风险,但墨西哥比索或非常疲软,以至于有助于刺激出口,并最终对比索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