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华尔金贵金属交易市场

财经新闻

土耳其里拉再度领跌新兴市场货币 自身软肋难解

来源:天津华尔金贵金属交易场    

  受美国与土耳其双方互相强硬表态打压,土耳其里拉兑美元跌破6.3关口,日内跌8%。此举也拖累其他新兴市场货币,俄罗斯卢布短线下跌, 南非兰特兑美元跌破15。

土耳其里拉再度领跌新兴市场货币 自身软肋难解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土耳其贸易部长在接受采访时称,任何来自美国的额外贸易关税土耳其都将执行报复。这加深了土政府与特朗普政府之间的分歧。

  此番言论是针对美国财长姆努钦周四的表态的回应。姆努钦本周四表示,如果土耳其拒绝释放被关押的美国牧师Andrew Brunson,将面临更多制裁。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周四的内阁会议前表示,土耳其还没有证明“自己是美国的朋友”。他抱怨称,美国政府应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要求,从某个不具名国家“解救”了一位土耳其公民,但土耳其拒绝释放美国牧师,“这不公平,也不对”。

  此番言论导致土耳其里拉一度瞬间磨平之前的全部涨幅。之前,受土耳其财政部长Berat Albayrak安抚性谈话影响,土耳其里拉一度反弹。

  经济长期存在结构性问题令土耳其里拉难有底气

  美国的关税和制裁只是里拉暴跌的导火索,而不是造成目前局势的真正原因。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土耳其经济一直存在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的结构性问题。土耳其经济长期遭受经常账户赤字的困扰,过度依赖外部资金,表现为以短期组合投资的形式来填补赤字。这只有助于超短期挽救局面,并没有解决长期的结构性问题。土耳其经济支出很高,储蓄太低。大部分投资都投向了房地产和建筑等无法产生太多经济附加值的领域。同时技术能力和科技水平仍很低。

  因此,危机出现的根本原因是土耳其经济长期的基本面问题,最近与美国的矛盾只是引爆了上述长期积累的问题。土耳其的政策制定者必须解决这些经济问题,才不会让土耳其的经济在面对外部攻击时如此脆弱。具体做法包括提升土耳其产品在价值链中的位置,提高储蓄率,以及更有效地融入全球市场。

  强势美元冲击特定新兴市场

  自4月份美债收益率高企和美元强势之后,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公司针对40多个新兴市场国家和前沿国家作出了应对美元升值风险评估。通过对比不同国家2014年至2018年的经常账户赤字、外债压力、政府外币债务和债务平均加权久期水平。穆迪集团伦敦总部负责全球主权风险评级的执行总监阿莱斯泰尔·威尔逊认为,4月份以来美元快速走强虽然造成了多数新兴市场国家和前沿国家货币贬值及外储下降,但真正具有高危机风险的是特定新兴市场国家和前沿国家。其中,风险最高的是双赤字、外债占比较高和对外部融资依赖度较高的国家。在新兴市场国家中,阿根廷和土耳其的风险最大;智利、哥伦比亚、印尼和马来西亚虽然风险上升但仍然可控。在前沿市场国家中,加纳、蒙古国、巴基斯坦、斯里兰卡、赞比亚风险最高。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卢布和卢比近期波动剧烈,但数据显示俄罗斯和印度对美元升值的压力抵御能力很高。俄罗斯因为外汇储备丰富,同时美元计价债券已经多数由欧元计价债务展期,政府外币债务比例较低;印度则因国内融资环境非常稳健,为规避美元升值提供了巨大的内部空间,同时债务本币比重高达96%,加权久期高达10年。

  中国被穆迪视为最不可能因为美元升值造成系统性风险的国家。经常账户大规模盈余、外汇储备充足、外债占GDP比重只有13%、加权久期达到8年,这些都是支撑中国应对美元强势风险的力量。